扫一扫

所在位置:首页地方特色

【固原人文地理】王洛宾与六盘山

发布者: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03-06 查阅:6463



 

一代歌王王洛宾因一首《达坂城的姑娘》而享誉海内外,也使新疆的小镇达坂城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海内外客人,他们循歌而来一睹“达板城姑娘”的芳容。但是,王洛宾之所以钟于情民歌的创作和演唱,应该说六盘山是他的启蒙者。

1938年春,王洛宾由西安前往兰州时,因大雨所迫滞在六盘山东麓下和尚铺的一家车马店中。大雨影响了行程,他便和同伴闲哼着歌来消愁解闷。店里的伙计告诉他:“我们的老板娘有副好嗓子,唱着一手好花儿。她一唱歌连山雀也会停下来听呢。”王洛宾一听喜出望外,没想到在这里有这样好的歌喉,顿时有一种找到知音的感觉。老板娘虽已届中年,却相貌俊美,风韵犹存,因额头上有梅花状的胎记,人们管她叫“五朵梅”。王洛宾约“五朵梅”唱花儿,“五朵梅”也不推辞,一曲终了,歌声如泣如诉,扣人心弦。此后的日子,他们常有歌声往返。

在雨过初晴的黄昏,“五朵梅”心想王洛宾他们就要走了,便邀请他到屋后的黄土坡上,面对着西斜的落日,情不自禁的唱出了年轻人送情郎的情歌:“走咧走咧走越远咧/越走越远咧/眼泪的花儿飘远咧/走咧走咧走远咧/越走越远咧/眼泪的花儿把心淹哈咧/褡裢里的锅盔轻哈咧/哎嗨吆的吆/心里的惆怅越重咧。”“五朵梅”的歌声率直质朴,情思委婉悠远,唱的悲悲切切,真情动人。王洛宾头一回听到这种曲调委婉、声韵优美、饱含着离愁别苦并有着浓郁地方色彩的西北“花儿”。他被歌声感染了,急忙用五线谱记下这首闻所未闻的情歌曲调,并拜倒在这位乡村妇女的面前,向她搜集民歌,记录歌谱。王洛宾在六盘山的“奇遇”,改变了他的人生经历。从此,他走进了一个多彩的民歌世界,在西部民间音乐的海洋里实现了他音乐人生的理想,最终成为“西部歌王”。

“花儿”是西北高原上的艺术奇葩,是一种跨民族、跨地区、跨国度的集文学、音乐于一体的多元艺术再现形式,也是一种多源多流的信息体系。“花儿”于宁夏六盘山和甘肃河州地区,由于流行的地区不同,加之在其发展过程中受到西北各民族文化的影响,形成不同流派和艺术风格。按照流行地区可分为宁夏“花儿”、甘肃“花儿”、青海“花儿”等,按照民族又分为回族“花儿”、撒拉族“花儿”、保安族“花儿”等。

回族“花儿”演唱用汉语,夹杂着不少阿拉伯语和斯语的词汇与地方方言。这与回族的历史渊源有关,是回族“花儿”的特点之一。“花儿”的演唱形式多种多样,有独唱、对唱,也有齐唱,曲调既有传统的套曲,也有即兴编就的新曲。“花儿”的形式有两句“花儿”、三句“花儿”、四句“花儿”、六句“花儿”(折断腰),每一种形式的“花儿”都有一定的韵律,非常讲究节奏。“花儿”的题材包括天文、地理、人物、民俗、山川、草木等多个方面,内容极为丰富,主要有爱情“花儿”、劳动“花儿”、时政“花儿”、仪式“花儿”、生活“花儿”等,它真实地反映了回族人民的生活,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、民族风情和强烈的感染力。